永彬后花园-客服QQ862427375

发布员:朱永彬2015-3-27 22:14分类: 健康安全 标签: 强壮

打一针就能变猛男?的头图

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讲睾酮(testosterone,说睾丸素,就知道是什么了吧),为什么可能是未来人类用以自我身体改造的一种强大药品。50多岁的白人大叔对自己日渐老去的身体感到不满,在健身房看年轻人做三周引体向上时的肌肉,自己也是照做却肌肉不见长,又常感到精神不济,就去了旧金山市一个 “衰老管理”(age management)门诊,接受了睾酮注射疗法,如今身材比自己30岁的时候还要好,精力无限,性欲旺盛。简单的说,他成功返老还童了。

事实上这种补充睾酮的 “疗法” 在美国早已遍地开花,只是原本出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种虚荣心的驱使。对跨性别人群中的 FTM 们(Female to Male,从生理女性转变成生理男性)来说,服用或注射睾酮是他们进行身体改造的第一步,也是要坚持很久甚至一辈子的功课(尤其如果没有做节育手术的话,卵巢仍会产生雌激素)。而像旧金山市这样相对开明又有大批性少数人群生活的地方(有句话说,在旧金山市如果你不是基不是拉拉不是跨性别或者其他性少数个体,那你才是少数),对跨性别者的尊重一部分就体现在性激素发放购买的过程极简单快速。正所谓 “你想跨,没人有权利阻止你跨”。


这听起来好棒是吧。后来直人们也慢慢懂得睾酮对于重建男性身体机能的神奇力量,接着便在抗衰老的路上越走越远了。这个就像有的人做过整容手术后吃了甜头就会开始贪心然后越整越多,或者纹了身后又想要第二个第三个越纹越大的心理是一样的吧。一开始呢,睾酮是医生正经用来治疗性腺功能低下症(hypogondanism)的,其症状在很多中老年男性身上的表现就是体内睾酮值过低。性激素值随年老降低本来就是正常的,不过过低的话对健康多少有影响,所以医生就会给补充些睾酮。

可这种激素补充剂又不能算化学药物,使得美国药管总局(FDA)有些尴尬,不知该不该管,导致管理松弛。加上美国主流文化中对于自身形象经营和再造的一种近于扭曲的执念(什么阴道整容术都是他们整出来的),睾酮孕酮生长激素等补充剂就这样找到了一个新的市场来满足/创造人类对永葆青春的幻想。“衰老管理” 产业应运而生。

因为这个产业的自身定位相当明确,根本就不是医药业,而是个人生活福祉(well-being,就是强化心理生理条件,增强生活质量幸福感的那些,参考健身行业)的范畴,因此有没有行医执照的都可以经营,有没有性激素低下的都可以接受激素注射;而往往客户群(注意不是患者,是客户)正是在正规医疗诊所被告知激素值并非过低不必接受治疗,而单纯为了回复青春活力,才会来这类 Well-being 诊所购买激素疗法的。

在他们看来,我这样又不犯法又消费得起,我自己愿意,你管的着么?支持这类产业的学者也说了,人类平均寿命在增长,一个能活到100岁的人,你自然没道理期待他/她愿意把一半时间都当作晚年来度过吧。况且,人类对自己身体的改造早已开始,服用营养素、健身、甚至整形手术早已经成为常态,如今有这般神奇的产品和服务人们自然趋之若鹜,从自由市场的角度来说也无可厚非。想象一下未来,人们到了60岁仍有35岁的活动思维和性能力,那不就是超级人类吗?很科幻吧。

不过我想象了一下,看到的画面却灰暗得多。

首先是这项看似充满自由主义正当性的消费活动,对你的财富条件要求很高。想维持这种不天然的青春状态当然不是一针能搞定的。不要提初始花费(根据这篇文章所称是5000美元),后期一月一针、一针500到1000美元,就这么打上20到30年,而且没几个月还得验血啊调量啊又是上千美元的开销,大概需要多少不用我算了吧?

反正呢,就算把这看作是人类反抗自然规律的进步,也绝不能称得上是全人类的进步。大量个人财富的投入对全人类的福祉半点助益也没有,反在更加拉大着贫富之间的生存条件差距。真按科幻小说来想象,这个画面不是个人类征服自然规律的 happy ending,反正简直就是个反乌托邦小说的开头:在近未来的地球,占有多数资源和财富的少数人得以延续自己的身体黄金期,借此创造更多优势资源,盘踞政治和产业权力的顶端,国家年龄结构不再适用,养老制度不再适用,能够消费激素疗法的人类加剧繁衍,‘人种’ 阶级诞生,穷人最终面临淘汰 …… 随便扯的,科幻迷都懂。

美剧《豪斯医生》截图,请注意字幕

我更重要的担忧是,这种东西会使人们对于性别气质的理解和体验产生怎样的影响?有个朋友推荐我看《豪斯医生》(House)里有一集是这么说的:一个患者本来在一个竞争相当激烈的行业干的很成功,而在这个行业里生存,拥有一种侵略性的男性气质是前提。后来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病了,变得脆弱、易感,富同情心,再没办法猛虎出笼一样的横行霸道。各种检查之后,豪斯最终发现他就是睾酮值过低。正要给他治疗,他却说不用了,因为在这段 “生病” 的时间里,这哥们儿发现自己反倒成了一个更好的人,更值得被家人朋友爱的人。

我们的主流社会对理想化的男性气质的常规定义相当狭隘——强壮、强硬、果断,不可以感情外露、不可以软(自己体会)、不可以弱,不可以敏感,不可以 “娘”。或许你也听过爸爸对儿子、妻子对丈夫的训诫,常叫他们要 “Man up”。 如果你曾经站在接收的那一端,想必你也会知道这样话语的杀伤力。而睾酮对于男性生理和心理的作用,貌似恰恰是在迎合这些 “理想男人味” 的标准。那么问题就来了:亚洲男人总被说比起白人和黑人不够男人,是不是睾酮低啊?

我知道这种论调听起来有多么气人,所以你先别和我掐。这种让人难以下咽的、对于亚洲男人自尊的贬低思维,其实是国际社会的普遍认知,而且你们或多或少应该也都经历过:李小龙最辉煌的荧幕瞬间不就是踢翻了 “东亚病夫” 的牌子吗?出没出过国的人,也都知道亚洲女孩和白男的搭配远比亚洲男生和白人女生的搭配多吧?林书豪带给国人带来的骄傲不全是因为他是华人,而是因为他的篮球打得不错对吧?

事实上,这个偏见如此根深蒂固,有些科学研究正是做的这样的假设:睾酮素水平上,东亚男人最低,白人男性高点,黑人男性最高 —— 而且这还不是几十年前没有 “政治正确” 等等意识时候的研究,就是近几年的。不过可喜(?)的是,有的研究结果不但没有证实这类假设,反而发现东亚男人的睾酮值在所有人种里仅次于印度/雅利安人(印度伊朗人),而且比黑人和白人都高。

美剧《破产姐妹》里的亚洲男性形象 Han Lee

说了这么多,我想指出的是,把睾酮和男性气质直接挂钩,是一个缺少性别反思意识的社会里畸形的理念思维。而让这个 “激素=性别气质” 的话语再放大下去,最吃亏还是我们东亚的屌丝小宅男们。更关键的是,我们得想想 what makes one a man?这些霸权式的男性气质标准真的重要吗?睾酮可能带来的身体块头、心理坚强和性欲旺盛,但是难道这些就真的可以定义 “男人” 了吗?

而相反,睾酮就可以作为一个男人情绪无感、作风强硬、缺少同理心的借口吗?至少,推荐我看那一集豪斯医生的朋友就不是这样的男人,是和这些标准完全相反的男人:“我想过这个问题,还去测过,结果一点都不低。我觉得我只是这些年年纪大了,懂了怎么做一个更好的人类了。” 没错,他的确是个不错的人类。

最后,就在写这篇东西之前我发现,我想象中那个糟糕未来应该暂时还不会来临:FDA 昨天终于决定对睾酮类激素疗法下手了,哈。

(作者:Alexwood)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分享本文至:

讨厌~(^。^)y-~~人家被看99+次了

发表评论:

★ 最美的生活,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