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彬后花园-客服QQ862427375

发布员:朱永彬2015-2-14 21:07分类: 贴近生活

越狱/反越狱,永不停息的战争?的头图

自从人类有了监狱开始,越狱和反越狱就是一场从未停息过的斗争,双方挖空心思想斗智斗勇,不时还会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实际上,越狱无非也就是那几种手段,但具体到每一个案子,又都有不同的演绎,有的还相当惊心动魄或是啼笑皆非。

越狱

钻狗洞

一种最古老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挖洞越狱。

在《肖申克的救赎》里,充分说明了挖洞越狱的先决条件:足够的耐心,加上一张能够遮住洞口的海报。在现代越狱成功的案例中,许多人都采用了这种方法。

比如,2001年4月,在阿富汗首都坎大哈的萨坡撒监狱(Sarposa Prison)里,在狱外同伙的配合下,囚犯们花费数月时间,挖了一条一百多米长的隧道,五百多名囚犯依次逃出,消失在茫茫人海。截止2010年,重新抓回来的囚犯还不到一半。

不过,钻洞之前最好要仔细考虑下自己的身材。2012年12月,一名叫做拉斐尔.瓦拉多(Rafael Valad?o)的囚犯,伙同另外两人从巴西一所监狱准备越狱。他们在墙上挖了一个洞,第一个人顺利逃走,第二个就是这位瓦拉多,因为太胖了,好死不死的卡在了洞口,更糟糕的是想退也退不出来,急坏了他后面还没来得及跑掉的第三个囚犯。狱警发现后赶来,结果也没办法把他给弄出来,最后还是调来了消防队,拆掉了他周围一圈墙壁,才算是把他给解救下来。

而这次愚蠢的未遂越狱,不但让他被加刑,还搭上了皮肤严重擦伤和一根肋骨骨折的代价。

装警察

而另一种比较常见的越狱方式,就是囚犯想方设法使得自己看上去像是一个警察,然后打开牢房的门或窗,大模大样的从监狱的门走出去。

但是,这种方法最大的难点就在于警服。监狱方面对于外头亲友送进来的物品都是要检查的,所以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送一件警服进来。不过,还是有好些个人暗度陈仓做成功的,常见的做法,就是把一件伪造的警服拆成几块,缝在被子或衣服衬里中,送进去之后再分别取出,缝合成一件完整的警服。

这里头,最传奇的当数特洛伊·里昂·格雷格(Troy Leon Gregg)。1973年11月21日,他和一名同伙在公路上搭车,随后杀人抢车,归案后被判处死刑。

而就在执行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另外3名囚犯,换上偷偷运进来的狱警制服,锯断窗栏杆后从监狱侧门顺利走出。其中最难的一点,在于美国的警服都配有警徽,这玩意很难夹带在衣服中送进来。于是,犯人中的一个,过去曾经伪造过假钞的,就用硬纸板画了个警徽,居然也逃过门岗的眼睛,顺利逃出去了!

吓唬人

还有一种越狱方式比较罕见,那就是武装挟持住狱警作为人质,逼迫监狱方面让路。这种方式的前提要把武器偷运进去,在管理严格的监狱,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犯人们的智慧是无穷的……1934年,已经因为抢劫、杀人、武装拒捕等等罪名被捕,即将出庭受审的美国“头号全民公敌”约翰·迪林格(John Dillinger),被羁押在戒备森严的纽约州湖县(Lake county,NY)监狱。3月3日,当一名狱警去提押他时,他突然拔出一支手枪,顶着狱警的脑袋喝令其他狱警开门,居然也就顺利逃出。

而事后,据FBI调查,迪林格其实根本没有手枪,手里头的是一支木头制成的假货而已。为了让外观更逼真,他还仔细的给木头枪涂上了黑色鞋油,慌乱之中还就真的骗过了狱警们的眼睛。

DIY

有玩假的就有玩真的,阿尔卡特拉兹岛(Alcatraz Island)上的监狱,俗称“恶魔岛”(Devil Island),曾经一度被认为是美国最安全的监狱,直到弗兰克·莫里斯(Frank Morris)三人组搞出来的惊天越狱行动。

为了逃离这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他们按照一本杂志上的介绍,愣是用数十件塑料雨衣、牙膏,以及工厂里偷来的胶水,加上囚室里滚烫的暖气片,手工制造了一条可以充气的橡皮筏,顺便做了几件救生衣。

这还不算,为了让逃狱行动更加完美,他们用一台旧电扇改装成了电钻,用勺子磨成了钻头,很方便的就搞开了铁栏杆;用剃须用的小镜子做成了潜望镜;用泥巴、吃饭省下来的面包加上平日掉落的头发,做了3个假人头,放在床铺上麻痹看守。

然后,1962年7月12日,三个人顺利逃出监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几天后,人们发现了飘到海岸边的那个充气筏,人却不见了。有人认为他们已经溺死,但却解释不了为何一直没有发现其中任何一具尸体?

直至今天,这三个人依然没有下落。

当然,也有DIY失败的例子:2012年8月7日,在巴西的库里提巴(Curitiba)监狱,吃过午饭后,狱警发现走廊上装垃圾的两个塑料袋似乎在动。撕开一看,咦,居然分别藏了两个囚犯,企图越狱嘛。狱警非常困惑的表示:就算没被发现,只要有人提起塑料袋,袋子就会破掉啊,他们怎么想的呢?

隐形的翅膀

在科技日益进步的今天,还有一种越狱方式正悄然出现:从空中逃走。

比如,2012年3月,俄国莫斯科附近的沃洛格达(Vologda)一所监狱里,一架直升机突然悬停在操场上,随后天空飘来一具软梯,一名叫做阿列克谢.切斯塔科夫(Alexei Shestakov)的囚犯抓住软梯,直升机随即飘然而去~看呆了的狱警们才想起开枪射击,但飞机很快脱离了射程。后来,直升机和飞行员一起被找到,据悉,是一名同伙伪装成游客租用了飞机,起飞后却突然持枪威逼飞行员改变路线飞到了监狱上空。

更离谱的一次直升机越狱,发生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奥莱斯维尔拘留中心(Orsainville Detention Centre)。今年6月7日,同样是一架直升机,但劫走的却是3名囚犯!这三个人进来之前就是一个犯罪团伙,按理说不应该有接触的机会,但他们抗议说,应该允许他们在放风时谈话,以更好的行使辩护权,法官想想也就批准了——结果就是一起飞走喽。

恶性暴狱

上面提到的这些越狱案例,都还算滑稽,但有一种逃狱方式则是非常危险的:暴狱。

也就是说,囚犯用武力挟持或杀害狱警,抢夺警服、武器、钥匙,再混出监狱,或者干脆武力冲破阻拦逃狱。

比如,1946年5月2日,在上面提到的恶魔岛监狱,就发生了一起恶性暴狱案件。两名囚犯趁着下工回监区的机会,打翻了一名狱警,然后奔向走廊上的武器站——按照惯例,监区中的狱警通常都不带枪,以免被抢夺,但该监狱特意在监区里设立了一个武器站作为应急措施。当然,武器站的钥匙普通狱警是没有的,但其中一名囚犯特意饿了几天,变得很瘦,加上同伙帮忙撬动栏杆,他一下就钻进了武器站,将步枪从里头扔了出来。拿到武器后,囚犯们威逼狱警打开了更多的牢房,放出了几乎所有囚犯。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哪一把钥匙才是打开监狱侧门的,等到试出来时,门锁已经被弄坏,再也打不开了。结果,狱警发现异常拉响了警报,越狱的希望彻底断绝。

然而,这些囚犯并未投降,而是选择了负隅顽抗。当然,狱警和旧金山警察,再加上增援的士兵,显然比监狱里的那几支枪火力要猛的多,3天后,警方重新控制监狱,两名主犯被击毙,共3名狱警殉职、多人受伤。另外两名主犯,后来被执行毒气室死刑。

结语

对于被囚禁的囚犯而言,自由就是最大的诱惑,这是人类的本性所决定的。因此,不能寄希望于囚犯的认罪伏法,而是必须投入更多的资源以强化安全设施,才是防范逃狱的最佳策略。

对于狱警而言,要给予更多的职业培训,保证日常管理中能够认真执行操作规范,也是防范逃狱的重要一环。

不管怎样,逃狱的行为永远无法禁绝,而狱警也注定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对于他们,理应给予更多的关心与支持。

本文作者

头像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分享本文至:

讨厌~(^。^)y-~~人家被看99+次了

发表评论:

★ 最美的生活,行天下。